大概6点左右吧

大概6点左右吧

2020-08-20 02:39

大雾茫茫,何天成只能驾车沿着道路中心线一点一点地前行。“周围什么也看不见,走着走着发现上了立交桥,我心里咯噔一下,坏了,走错路了。”何天成赶紧停车,指路的乘客也分不清是哪里了,下车观察一圈后,何天成决定原路返回。7时左右,折腾了一个小时的一车人又回到了前进转盘道。

“当时我紧张得不敢多说一句话,一直瞪大眼看着前方路况,沿着马路上的行车线,以不到20迈的速度往前挪。”何天成说。驾驶过程中勉强能看到车前三四米的行车线,眼看快到前面路口了,却看不到路中央的信号灯,再向前开一段,发现自己差点误闯了红灯,就这样蜗行了老半天才过了一个信号灯。

车子经过哈商大车站挪到中源大道上后,已经上满了乘客。由于车内人多,公交车前风挡玻璃全是哈气,何天成只好开一会车停下来擦一擦车窗的哈气,一路上走走停停。“大概6点左右吧,汽车行驶到前进道口转盘道,我一看真的分不清楚东南西北,不敢再开了。”何天成一边下车观察情况,一边请车内乘客耐心等待。当时有位热心乘客说,“师傅,我帮你擦玻璃指路,你就慢慢开吧,要不大家上班都迟到了。”其他乘客也附和起来,何天成在热心乘客的指挥下又缓缓启动了汽车。

“经过共同穿越迷雾的考验,我和乘客的关系更近了,乘客们下车时都笑着对我说再见。”何天成说。10时,何天成驾驶的88路头班车缓缓到达征依花园小区。(记者 石岩松 文/摄)

说起21日的经历,何天成直摇头,“那雾霾实在太大了,能见度不足五米,抬头看不到太阳,放眼寻不到参照物,开着公交车仿佛行走在云里。”当天松北区能见度极低,车队队长特意临时调整,让何天成这个有着35年经验的老司机开头班车。5时30分,何天成驾驶着公交车从龙江第一村终点站发车。平日宽阔的马路不见了,眼前的雾景如烟波浩渺般,阻隔了三四米开外的一切所见。别说路两侧的建筑物,就连周围的车都看不太清楚。车子就这么时停时走地爬着,感觉前方有个障碍物,就赶紧刹车,瞪大双眼发现啥都没有,再起步走。

21日,哈尔滨浓雾弥漫,88路头班车迷了路,用了3个小时才走出迷途。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驾驶员何天成说,“我都快六十了,头一回赶上这样的大雾天儿,开了35年的车,这大雾一来我都找不着北了,凭经验开吧,说什么也要把乘客送到目的地!”

一车乘客帮指道 仨小时后88路公交车终于冲出迷雾

“不能乱走了,完全看不到周围的情况。”“没有参照物,根本分不清方向啊。”车内乘客开始议论起来。何天成打电话给车队汇报了情况后,继续下车踏查路况。“司机师傅,我们来帮你吧,我们拉成排指挥你沿着路边石走,走到一个路口我们确认一下路牌。”几名乘客走下公交车主动请缨,就这么干。“左转弯”、“打舵”、“直行”何天成启动公交车,几名热心乘客不停地核对路口,指挥公交车缓缓前进。“找到了,这个路口就是松北大道。”8时30分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寻找,88路公交车终于找到了通往江南的路口,冲出迷雾,车内一片欢呼。

爱 乘客下车 手拉手排出一条路

迷 开到路中间 不知是十字路口

囧 开车一小时 转回原地